欠薪、摘牌、董事长被限制消费 前途汽车“前途”堪忧_网易科技

欠薪、摘牌、董事长被限制消费 前途汽车“前途”堪忧_网易科技
雷锋网消息,4月10日,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陆群被限制高消费。企查查显示,陆群共有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的两条被限制高消费动态,立案日期分别为2020-03-11和2020-03-17.具体消息为,2020年03月17日立案执行申请人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你单位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因你单位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对你单位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你单位及你单位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2020年03月17日立案执行申请人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你单位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因你单位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对你单位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你单位及你单位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相关资料显示,陆群是长城华冠的创始人,汽车工程领域的专家,拥有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学士学位,北大国际MBA及美国Fordham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3年创办北京华冠,2015年成立新能源造车企业前途汽车。对于这一消息,前途汽车暂无回应。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前途汽车被曝出严重拖欠员工工资,还使用员工信息进行贷款的消息。如今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被限制高消费,前途汽车的前途在哪里?其实,前途汽车一直在艰难前行。2019年2月20日,其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城华冠”)申请终止挂牌,就是一个开端。当时,长城华冠发布公告称,拟申请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通俗的说就是退出“新三板”,究其原因,无非就是企业出现运营问题、违规、未按时披露业绩等。长城华冠原本是一家独立汽车设计公司及整车开发解决方案供应商,在2015年正式成立前途汽车,也逐渐进入到大众视野,主营业务也开始扩展到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和销售,以及动力电池业务,对资金的渴望更是进一步扩大。当其他造车新势力还在为资质而发愁、还在展示PPT向资本市场展示理念的时候,长城华冠已经通过自身实力,获得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并于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在2018年8月8日正式上市第一款电动跑车——前途K50,这样的速度是要超过当时大部分的竞争对手们。不过从年报上来看,前途汽车的“前途”是有点黑暗的,自2015年从“新三板”上市之后,长城华冠的亏损每年递增,3年内亏损已经超过7亿元且大幅加剧,定位于超跑的前途K50前期研发成本高,上市后偏低的销量显然是无法带来盈利,况且前途汽车还一直处于烧钱的状态中。此外,前途汽车的整体节奏似乎有些慢。第一款车型的量产竟然落实在了2018年6月,原本处在第一梯队的前途汽车,到这个时间点时也不算太落后,只是由于K50定价的问题和其产品定位过于小众,首款车型的销量并不理想,从量产交付至今仅仅卖出了200余台。也正是此原因,让前途汽车的节奏被完全拖垮,到了今天不好挽回的地步。前途汽车也面临着所有造车新势力要面对的问题,核心技术薄弱、定位不清晰或者错误,而是将大量人力物力花费到造型、车身、加速上,没有做到真正意义上和传统车企区分开来,成立仅仅两三年的造车新势力,想撬动传统车企的地位和市场份额,几率是非常低的。企图打造超跑来树立品牌基调,在前途汽车之前还有蔚来汽车,不过,蔚来汽车显然更加机智一些,打造价值千万的EP9,2.7s的百公里加速更是拿下了“全球最快电动跑车”的头衔,塑造了一个个“买不起”系列。反观前途K50,定位于一款纯电超跑,除了有个超跑的外观并没有太多亮眼的表现,NEDC综合路况续航里程为380公里,4.6s的百公里加速也并不是那么的惊人,即使车身大量的碳纤维覆盖件进行减重,性能上来说都弱于其竞争对手。尽管,陆群曾说亏损并不可怕。但如果背后没有着大量资本在支撑,公司也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那前途会很渺茫。前途汽车多舛的命运,实际上也是造车新势力们的缩影。目前,大多数造车新势力都遇到了融资困难、后续资金不到位、产品无法量产、量产车销量不理想的问题。部分体量小,规模不大的新势力甚至一声没吭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当中。面对困境,造车新势力们应该结合当前市场环境,及时调整发展战略,活着才有前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